预防校园霸凌提案起草人:百份问卷,欺凌事件让我痛心

去年10月,川南某地发生一起校外学生“霸凌”事件:某辍学女生伙同其他校外人士扇2名女生耳光,并录制视频传播。在2分32秒内,霸凌者扇了对面女生26个耳光,而两个孩子均只有14岁。此事引发社会关注,也引起了民革宜宾市委经济总支主委、第五届宜宾市人大代表李炜的重视。

在刚刚结束的四川宜宾“两会”上,民革宜宾市委向政协宜宾市五届五次会议提交提案《关于预防“校园霸凌”行为发生的建议》,同时也在宜宾市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上提交了建议。这个提案,正是李炜在上述“霸凌事件”后,走访了宜宾3所高校,2所私立学校,2所公立小学,对学生、家长、老师随机问卷100余份后起草的。

在接下来的法定期限内,宜宾市教体局、宜宾市公安局等相关主管单位将进行正式的书面答复,具体落实“预防‘校园霸凌’”提案,保护未成年学生免受欺负。

1月27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该提案的起草人——民革宜宾市委经济总支主委、第五届宜宾市人大代表李炜。他向记者讲述了起草提案的幕后工作、执行建议,以及为何起草等。

工作中的李炜

『现象』

提案指出“校园霸凌”有三种形态:

攀比、抢食、欺弱

提案起草人李炜,职业系五粮液集团公司办公室会展会务主管,是民革宜宾市委经济总支主委,第五届宜宾市人大代表。

李炜在《关于预防“校园霸凌”行为发生的的建议》中认为,“校园霸凌”是指孩子们之间权力不平等的欺凌与压迫,它一直长期存在校园中,发生在这些同学间欺压的行为,包括肢体或言语的攻击、人际互动中的抗拒及排挤;也有类似性骚扰般的谈论及对别人的性或对身体部位的嘲讽、评论或讥笑等。

李炜通过走访调研发现,目前在宜宾部分学校里,特别是私立小学里,学生有以下几类霸凌行为:

一是攀比。这个心理基本上了三年级以后才会凸显。比有没有,如他有我没有,就要求交换,交换不成“强迫交换”;比谁穿得最好,用的最好就是“老大”,盲从式领头意识,跟风搞孤立、团队排挤、言语嘲讽等。

二是抢食。李炜发现,现在大部分学校对学生要求较严,家长对待学生零食管控各有不一,导致学生之间出现交换零食、抢零食等行为,并伴有交换不成后纠结高年级同学抢夺、纠结同年级同学殴打等行为。

三是强者欺负弱者。学生群体自行评比“谁最弱、最丑”,针对性地对某一个同学进行拽头发、扯衣服、言语嘲笑等行为。

川南某县去年发生的霸凌事件

『建议』

增强防范意识和针对性措施

一经查实 多方进行严肃教育和惩戒

李炜认为,造成以上“霸凌”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思想认识不到位,以上霸凌行为往往会被家长或老师甚至学生冠以“闹起耍、开玩笑、不懂事”而不了了之;二是防治措施不力,由于缺乏专业教师,心理辅导和法制教育流于形式;三是监督管理缺失,学校和家长关心学习的时候多,对学生思想品德、遵纪守法等方面关注得少等。

为此,李炜在《关于预防“校园霸凌”行为发生的建议》中提出以下建议:

一、增强防范思想认识。李炜认为,中小学时期是性格和习惯以及“三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但也是处于身心尚未成熟的青少期。自我意识强烈,法制观念淡薄,情绪化严重,自制力较差,遇到突发事件或利益之争往往容易引发冲动,产生不理智行为。

如果对“校园欺凌”行为中的所谓“玩笑”“打闹”“分朋朋(拉帮结派)”等行为视而不见或放任发展,不仅可能会使小问题变为大问题,而且一旦暴力欺凌性格形成,还可能给社会带来安全隐患。所以学校、教师和家长必须增强防范的思想认识,对“校园霸凌”行为要有敏锐性,及时发现,及时制止。

二、增强防范措施的针对性。李炜表示,针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在缺乏专业教师的情况下,可通过购买社会服务的形式定期向学生开展心理辅导和法律知识讲座;定期组织学生参观幼教所或监狱;定期放映以案说法影视片等,筑牢学生“校园霸凌”行为的心理防线。

三、建立联防监管机制。在提案中,李炜建议学校、家庭、社区、公安机关等要加强协作。学校和家长不仅要关注学生的学习成绩,更要关注学生的行为习惯;鼓励学生特别是“受凌”学生向学校检举举报或向家长反应“校园霸凌”行为。“霸凌”行为一经查实,学校和家长、社区、公安要进行严肃教育和惩戒;学校及周边区域特别是隐蔽的地方要普遍安装监控摄像头,不留死角,防止学校“霸凌”事件的发生。

对话提案人李炜:

防止“霸凌”发生比发生了再治理

更能有效保护孩子身心健康

民革宜宾市委提交的《关于预防校园霸凌行为发生的建议》提案,被政协宜宾市委员会评为了“政协宜宾市第五届第四次会议以来的优秀提案”,引起社会关注。2021年1月27日,红星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了提案起草人李炜。

红星新闻:请问《关于预防校园霸凌行为发生的建议》这一提案,是基于什么考虑提出来的?

李炜:校园暴力、校园霸凌行为一直是我们宜宾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会各界都共同关注的问题,其特点是低龄化、群体性和反复性。虽然,据2020年最高检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皮书(2014-2019)》披露的信息,自2017年纳入统计范围以来,检察机关批准逮捕、起诉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呈下降趋势,然而,随着近年来小视频的流行,那些欺凌、霸凌的现场施暴视频通过视频平台流出,并且伴有施暴者在施暴的同时录制视频,并发布到群里的行为。我们发现校园暴力行为依然是一个要继续重视并解决的顽疾,如何从源头防范,直面问题、解决问题是我们该为孩子树立的一个态度。

媒体报道,或者通过视频获悉的霸凌事件值得我们关注的同时,那些我们没有发现,却又正在发生的事情,更需要大家的重视,我们认为防止暴力的发生比发生了以后来治理,更能有效保护我们孩子的身心健康。这就是我提出此次建议的初衷。

红星新闻:在提出这份建议之前,您走访调研过哪些地方,哪些学校?是否掌握校园霸凌事件的相关数据?

李炜:我们走访了宜宾3所高校、2所私立学校、2所公立小学,对学生、家长、老师随机问卷100余份,学生年龄在7至18岁之间。经过走访分析,我们发现,小学校园打闹嬉戏、恶作剧现象较普遍,形式多样,有“抢食”、强迫“交换零食”等情况,比较典型的恶作剧表现形式有“我给你讲个笑话,你不准笑,你笑了我就打你”等。

在问卷调查的小学生中我们发现,他们并不认为这样的行为有问题,而家长也并不知道孩子在学校经历和做出过这样的事情。而在高校走访的学生中,我们发现,这个阶段的学生正好处于独有的青春期心理阶段,他们精力旺盛,然而表达和宣泄的方式伴随他们未成熟的心理,以及在外界接收到的形态各异的讯息,导致了部分不当行为的出现。有线上冲突线下约架,“孤立”“排挤”“恐吓”“辱骂”“传播不实流言”等现象。

而遭遇过或者是看到别人遭遇“霸凌”时,为了避免“加重欺凌”或者“被牵连”,均表示会选择沉默。而对家长的走访,显示80%为不知情,20%关注这样的问题。而老师则表示学校非常重视和关注学生的异常行为,但是难免会有漏管的时间,比如课间监控死角,上学、放学途中等。

“校园霸凌”调查问卷(部分)

红星新闻:您是否接触或了解过具体的校园霸凌事件?对这些事件,您是什么看法?有没有关注到最后的处理结果?

李炜:去年10月份川南某县发生了一起针对初中女生的“霸凌”事件,引起广泛关注。某辍学校外的女生伙同其他校外人士扇了2名女生耳光。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2分32秒的时间里,扇了受害女生26个耳光,而两个孩子均只有14岁。看到视频以后,我特别痛心,对被“霸凌”的孩子痛心,对实施“霸凌”行为的孩子也痛心。

首先,我认为实施暴力以及参与暴力行为的孩子都具备典型的校园暴力特征,他们的年龄处于叛逆期,且是非观念模糊,过早辍学进入社会,缺乏学校教育和家庭的正确引导,导致他们实施这样的行为;其次,他们将“施暴”视频发布到群里,证明在施暴以及拍摄视频到发布,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校园暴力”、这是违法行为;第三,被欺凌的学生缺乏自我保护意识,根据后期的媒体报道我们了解到,被打学生的家长在外务工,孩子缺乏家庭引导,缺乏安全意识及安全感;第四,由于现有法律对犯罪年龄的限定,导致施暴者犯错成本低。也正因如此,导致“校园暴力”是一个大家都关注,都在共同致力解决,却又反复出现的顽疾。

红星新闻:您认为校园霸凌事件中的“霸凌”学生,跟他们的家庭环境、成长经历有没有关系?

李炜:这个肯定是有的,在走访了解以及查阅关于校园霸凌相关报道和历年案例后,我们发现原生家庭环境、家庭教育以及父母之间的关系、隔代抚养等都会直接影响到孩子对事件的认知和执行。

加上现在网络的发达,孩子们获悉信息的渠道很广泛,一些三观不正的资讯过早地让孩子接触到,但父母又没有重视和加以正确引导,从而导致他们盲从、跟风,去实施一些错误的行为。

红星新闻:在您看来,校园霸凌的受害方和家庭、学校,应该如何处理好霸凌事件,如何引导受害学生?

李炜:有一句话叫“幸福的童年可以治愈一生,而不幸的童年需要用一生去治愈”。在幼小的年纪经历这样的事情,对孩子而言,这个创伤是不可逆的,心理辅导、家长的陪伴关心、学校的引导缺一不可。当然从防的角度而言,父母的角色至关重要。

红星新闻:在您的提案中,还提出了三条针对性的预防校园霸凌的建议,您觉得这些建议的具体操作性强吗?应该如何操作,请您具体谈谈。

李炜:一切问题溯源,源头就是家庭教育。现代社会,让父母放下工作全身心地教育孩子,难。但是,每周花一个小时的时间与孩子进行交流,了解基本动向,建立孩子的安全感,相信80%的家庭能做到。

特别特殊的家庭,父母都在外的情况,学校以及心理辅导机构可以作为补充,共力来帮助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帮助孩子们找到心里的信任港湾,让他们不要因为怕而忍受欺凌,不要因为怕而让这样偶发的校园行为隐匿在大人无法发现的角落,因为怕而选择沉默。

同时,也可以从源头杜绝孩子们因为错误的认知而误入歧途走向施暴。最后,这个反复的顽疾需要多部门联合,杜绝社会人员参与校园生活,肃清校园周边环境。

红星新闻:“预防校园霸凌”提案的反馈情况如何?有没有进入到相关部门的落实层面?

李炜:这个提案已由民革宜宾市委形成集体提案向政协宜宾市五届五次会议正式提交,同时也在宜宾市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上以建议形式正式提交。接下来,在法定期限内,将由宜宾市教体局、宜宾市公安局等相关主管单位进行正式书面答复。

届时,我们将根据主管部门的答复内容再提出意见或者建议,希望在我们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将最大程度杜绝校园霸凌行为。

红星新闻:您在建议中提出鼓励学生、特别是“受凌”学生向学校检举举报或向家长反应“校园霸凌”行为,一经查实,学校和家长、社区、公安要进行严肃教育和惩戒。您认为,这种教育惩戒应该如何进行?应达到什么程度才会起到正向效果?

李炜:在法律法规、校规校纪的范围内,根据情节轻重进行相应的严肃教育和惩戒。目的不是为了惩而惩,而是为了让孩子们有意识地去避免自己做出这样欺凌他人的行为举动,并且给那些被欺凌却又选择沉默的孩子鼓劲撑腰,希望他们能勇敢地对校园暴力和霸凌行为说“不”。

(原标题:“预防校园霸凌”提案受关注 对话起草人:走访7校问卷百份,欺凌事件让我很痛心)

(责任编辑:冉蓉蓉_NBJS12526)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