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份最后一个交易日跌停板上挤满业绩预亏股 他们的难处在哪里?

1月份最后一个交易日,跌停板上挤满业绩预亏股……他们的难处在哪里?

李兴彩 

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辛酸,生活是这样,上市公司也大抵如此。

在年度业绩预告即将收官之际,1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1月29日),A股收盘后,跌停板上挤满了业绩预亏股。

据上证报资讯不完全统计,在1月29日披露业绩预亏的公司中,当日股价跌停(不包括ST股)或跌幅超过10%的有11家。

那么,这些公司究竟有何“难处”呢?在其业绩预告中或可窥得一斑。

都是疫情“惹的祸”

上市半年即因亏损触发退市风险,西域旅游的股价在29日毫无悬念地低开低走,最终收跌13%。

据西域旅游当日披露,预计公司2020年由盈转亏,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4300万元至5500万元。公司上年同期盈利7355.04万元。

西域旅游称,2020年年初全国各地爆发新冠疫情,对整个旅游行业造成严重冲击,上半年国内跨省组团游受限。新疆地区在旅游旺季期间又突发疫情,景区关闭停业,影响尤为严重,直到9月初景区恢复开放,按照疫情防控严控要求,有序开放、控制游客流量,且在10月下旬新疆喀什疏附县又发生局部疫情。

在上述11家公司中,位居跌幅榜“榜首”的立昂技术同样为疫情所拖累。

立昂技术预计2020年净亏损(含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7.2亿元至10.2亿元。公司上年同期盈利1.22亿元。立昂技术表示,业绩亏损的原因之一是疫情影响了公司复工复产、客户回款。

立昂技术披露,由于疫情,公司新疆地区的公共安全、通信网络业务板块在去年2月-3月、7月中旬-9月上旬基本处于停工状态,公司虽积极推进复工复产,但该部分的业务营业收入规模仍出现较大幅度下降,新业务拓展和承接有所减少,整体工程项目毛利率有所下降;同时,疫情影响了客户回款,增加公司财务成本。

受疫情影响的还有三峡新材,其预计2020年净亏损18亿元至22亿元。公司2019年盈利1082.36万元。

三峡新材称,公司线下零售业务受疫情影响亏损严重,全资子公司深圳恒波业务主要集中在线下零售,受疫情冲击较大,导致深圳恒波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大幅下降。

计提各类减值影响大

在经历了2014年的并购高峰后,A股公司的并购后遗症时有发作,并持续到现在。纵览今天跌幅榜上的业绩预亏公司,并购后计提大额商誉减值也是业绩预亏的重要因素之一。

三峡新材、立昂技术预亏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计提大额商誉减值。

三峡新材披露,公司对前期收购深圳恒波等资产组进行系统性减值测试,综合客观因素和未来业务发展判断,公司拟对深圳恒波所在的资产组的商誉及商标计提减值11.5亿元。

同时,因“中邮案”持续近三年且未最终结案,深圳恒波银行融资受限,自有资金严重不足,致使深圳恒波大部分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同时下游客户回款周期拉长,大部分应收款项账龄随之逐年增长,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拟计提信用减值损失7亿元。

立昂技术则披露,公司前期收购杭州沃驰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广州大一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由此形成的商誉余额为14.31亿元。公司2020年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6.5亿元至8.5亿元。

此外,思维列控预计2020年亏损5.4亿元至6.1亿元,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具体来看,思维列控并购标的蓝信科技的产品主要应用于高铁领域,其主营业务因此受到疫情冲击,未来业绩成长性低于原预期,公司预计2020年度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为8.2亿元至8.8亿元。

计提商誉减值影响利润的还有皖通科技。皖通科技预计2020年亏损1.3亿元至2.5亿元,亏损的原因之一是计提商誉减值。

具体来看,皖通科技2011年完成对华东电子100%股权的收购,形成商誉8413.59万元,2020年预计计提商誉减值7000万元至8413.59万元;公司于2018年完成对赛英科技的并购,形成商誉2.26亿元,2020年预计计提商誉减值1.1亿元至1.9亿元。

大幅下修亏损额度的省广集团表示,其亏损原因一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不超过11亿元,二是预计计提坏账准备不超过1.9亿元。据公告,公司将2020年业绩由亏损3.9亿元至5.8亿元,下修为亏损8.5亿元至9.5亿元。

此外,受计提减值影响较大的还有丹化科技。丹化科技预计2020年亏损3.585亿元。对于亏损原因,公司表示,除经营性亏损外,公司对2020年12月31日乙二醇相关的固定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初步测算应计提减值准备2.21亿元,减少2020年度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约1.44亿元。

主业孱弱是关键

不管是疫情影响,还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都是外因作用于内因,其业绩亏损本质上还是主营业务相对不够强大,盈利能力偏弱。

立昂技术业绩下降的原因之一是公司盈利能力下降。具体来看,子公司杭州沃驰科技有限公司经营的电信增值业务属于运营商传统增值业务,行业市场整体规模下降,公司增量业务拓展力度不足,多元化的新业务模式尚未带来明显的财务贡献,最终导致该公司营业收入下降、运营成本增加,盈利能力下降。

西藏矿业则表示,2019年度,因公司主要产品铬铁矿、锂盐市场低迷,年内出售两家子公司,年度实现了较大幅度的赢利;2020年度,公司产品仍处于低迷状态且锂盐产品销售不畅,导致年度亏损。公司预计2020年亏损3600万元至5400万元。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